云兮

#离婚前后#

离婚前后

清晨的阳光轻柔地落在洁白的大床上,只见圆鼓鼓的小山包左右晃了晃,过了一会儿,从里面伸出一只软白的胳膊,毛茸茸地脑袋像只小仓鼠一样从里面钻了出来,伸手摸了摸旁边早已冰凉地床位,睁开了一只朦胧的眼睛,看到屋子里就自己一个人,便喊到:苏言,苏言!在书房处理公务的苏言听到后立刻跑进卧室,便看到夏庭晚迷迷糊糊的坐在床边,心里一软,便笑着走过去,伸手摸了摸他软软的脑袋,轻声说:庭庭,醒了,小懒虫,都睡到太阳晒屁股了。夏庭晚立马转身抱住了苏言的腰,将脸埋入他的怀里,嘟囔着:哼,还不都赖你!苏言笑着将他抱了起来:好好好,都怪我,现在我抱着小王子去刷牙洗脸吃早饭,好吗?夏庭晚小声道:这还差不多。吃完饭后,又将夏庭晚抱到了自己的书房,将他放在柔软的沙发上,又递了一个平板给他玩,道:你先在这里玩会儿,我去将剩下的工作处理好就带你出去玩好不好?夏庭晚立马来了精神:“今天又去哪玩?”苏言:“你想去哪儿?”“不如去游乐园吧!”“好,只要庭庭想去,去哪都好,我来安排”由于夏庭晚是公众人物,一旦露脸,立马就能引来一大波粉丝围着,水泄不通的,所以苏言便安排人将游乐园的人都清空了,并且每个人都赔偿了很多补偿,那些人也就没有不满了。下午,苏言带着夏庭晚来到游乐园,看到空荡荡的设施摆在那,夏庭晚惊讶地对苏言道:“不至于吧,你又把人都清空了……”“无事,不会亏待他们的,这样你也可以尽情玩”由于苏言的心脏不太好,夏庭晚便陪着苏言坐了旋转木马和摩天轮,夏庭晚一手搂着苏言,一手拿着手机给他俩拍照,喊到:苏言,笑一笑!于是画面就定格在了这一刻,留着日后常常拿出来观赏。苏言知夏庭晚不是老实的主,于是道:你不是喜欢过山车和蹦极吗?我陪你去吧。夏庭晚想也不想便拒绝了:不行!你以后都不准玩这么危险的项目!“没事的,做完手术后,我早就康复了”“那也不行!”苏言看着满脸坚持的夏庭晚,心里一暖:好,那我不去,我在下面等你,给你拍照,你去玩吧。夏庭晚这才答应,兴高采烈的去玩过山车,蹦极,跳楼机,苏言围着他给他拍照,还要时不时的喊着:庭庭,跑慢点!这一下午,苏言都面带笑容的看着夏庭晚到处疯跑,心想:这只小孔雀,还好当初没给放跑,要不然现在找谁哭去!


随机日常的杀破狼

杀破狼priest   杀破狼

太始十三年,一日,太始帝李旻前脚刚去早朝,后脚顾昀这斯便偷偷摸摸溜出了府,脚步轻快地向着一家酒馆走过去,坐在一间雅间里,要了好几壶酒,在那痛快畅饮,可见平日里咱们的陛下管侯爷管的多严,一滴酒都不许沾的,这可把咱们顾大帅馋坏了,刚开始还能伙同沈季平一起偷酒喝,但被长庚逮到几次后,沈季平那个胆小的便不敢瞒着陛下和顾昀干这等事了,后来便留顾大帅一个人去偷酒喝,自然也被长庚发现了,顾大帅花言巧语地说只是过来闻闻的,并没有偷喝,咱们陛下可不是吃素的,当即便自己动身调教了一番,最后逼得顾昀一次又一次地求饶:心肝儿,我错了,再也不敢了······ 但是咱顾大帅是那种说不喝酒就不喝酒的人吗?你不让我偷着喝,那我就正大光明的去酒馆喝还不行吗?不过也还是偷偷背着长庚的,毕竟他也不是很喜欢第二天下不来床。这边顾昀刚出侯府,那边王伯便偷偷进宫去请示陛下了,于是李旻立刻下了朝便往回赶,推开雅间的门,便看到顾子熹歪歪扭扭地坐在桌边,眼角上翘泛红,这一眼让长庚差点当众硬了,深呼一口气走到桌边,抱起了顾昀,轻声说:子熹,回家了。顾昀:嗯?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?长庚:上次不长记性是不是,又喝这么多。说话间便走进了侯府的大门,长庚抱着顾昀直往卧房走去,顾昀一下子便清醒了,急忙道:这还没到晚上呢!长庚愣了愣,随即便了然,故意道:义父想什么呢?我只是担心义父会头疼,想着给义父按按头,义父,难道你想?   顾昀:···我什么都没说。长庚心想要不是怕你一会喊着难受,我才不会放过你呢。虽说白天咱们陛下放过了小义父,但晚上可就说不定了。当晚,咱们不知陛下和大帅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门口鸟笼里关着的八哥反正是叫唤了一夜。第二日,只见陛下神清气爽地去上朝了,而顾大帅却是一天都没有出门,咱啥也不知道,啥也不敢问······